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蛮玉的玉器作

只有旧字让我们相识

 
 
 

日志

 
 

爱兰  

2008-03-02 22:49: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兰

 

城里小阁楼,朝北的露台光照并不好,却正是适合养兰花的。早晨起来,就去向那些兰花们道早安。邻家的雪柳正绽出雪白的绒芽儿,正是季节啊。春天无处不在。因为两朵早开的兰花,这个早晨满溢着来自故乡山间的气息。

在小镇,我也有个小阳台。这是我搬来搬去的第几个阳台了?十年间,这些盆栽植物和我一起东奔西走,其间有新加入的,也有中途退出的,从府林路到通桥街,又到了这我一人独居的办公大楼。其实我的兰花也不是什么高贵的品种,不过是老家岩缝里山涧边挖来的春兰蕙兰。多年前的早春,在一棵雪松树下,我拿了毛笔在瓦盆上画兰叶兰花。我把兰花种入我自己画好的盆里。墨水的花叶经不起风雨,早就淡得没有踪影了。盆中的兰草却全不似那些人生中的过客,它们陪着我,慢慢长叶子,慢慢长花芽,又在春天来临的时候,开出容貌淡定,香味清雅的兰花来。

那时的日子多闲,年轻得多么无知,清澈的友谊,单纯的爱情,读古书和山间的植物,写风花雪月的诗句。我的忧愁是一朵花开的忧愁,我的欢喜是一阵清风抚面的欢喜。孤独的日子是一枚针,我是那针眼里的一个村庄,村庄里的一豆灯光。四周的寂静将小小的书房围拢,盆中的兰草陪伴我度过一年,两年……我给它们换盆,浇水,每当兰花开时,重新练习白描写生。

“你知道我最喜欢什么花吗?”——你总是会自己回答的。“兰花!”——你这样高兴地对我说,仿佛怕那些兰花听不见似的。“为什么中国文人都喜欢兰花呢?”

这是君子之花,它出身寒门,叶子修长俊逸,它的花姿素雅,它的清香,也许只有微带苦涩的野茶可以相比。它是深山的隐士,又是中国书画家最爱的良友。多少古诗里把它比做活着的美玉啊,兰花。

“你怎么可以这么形而上地去喜欢一棵植物?文化的负重会压得它肩椎难受的。”

“我外婆还在世的时候,在老家的屋后檐下,她照看着外公从山上为她挖来的一大畦兰草。屋后就是岩壁,有一汪冷水泉滋润着那些兰草。你可能是看到过的吧。”

“外婆没有读过书,但她是那样面容清秀,白晰整洁,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她的美善德行。”

 “小时候我去外婆家玩,她会从兰草里挑出最大最香的一枝,折下来叫我带回家,插到水瓶里养起来。”

“那么,一个她疼爱着的小孩子,比那些一年只开一次的兰花还要珍贵可爱。”

“但这样的幸福已经不能重来。屈指算来,外婆离去竟有五年之久了。她种下的那些兰花,如今也不知流落何处。”

 

2008年3月2日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