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蛮玉的玉器作

只有旧字让我们相识

 
 
 

日志

 
 

看戏  

2006-09-14 23:2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戏

  (一)

  无法不听戏。一个月来,小镇中心的会堂每天都是这样的锣鼓丝竹,或高亢或温婉的唱段,穿过补鞋人彩布拼接的小棚,照亮了理发铺边缘模糊的镜面,音波颤动,这隔着一条街的办公大楼一隅埋头在表格堆里的我,也忍不住要仰面长伸一个懒腰,在心底长啸一
啸。是的,做戏了,做戏了。戏场的存在是这样大张旗鼓,如同太阳一样,使入秋多雨的小镇发出绵绵不绝的热力,四邻八乡的人们都聚拢来,大多是老人,穿着中山装和老布鞋的乡下老头子老太太们,都赶这一场盛宴来了。

  (二)

  戏台布景的城阙林园,灯光的熣灿,演员脸上的粉妆,头上闪亮的珠冠,身上的绣花龙袍,无不表明那是一个充满梦幻和传奇的前朝。后台的梆子嗒嗒两声,闹哄哄的会堂安静下来。戏开始了,戏台上一个武生在表演后空翻,一个接一个。从戏台这边,凌空翻到另一边。他黑衣红裤,束腰上有金黄的穗子。他的身材瘦削,身子里仿佛安装了上好的弹簧。再来一次!一共是七个连翻。叫好声起。孩子们猜测他一定也演孙猴子。看戏其实是看热闹,文人们或许会酸酸地想,这是向古典谋求一条通途。而现世的人们,在一双粗糙的大手放下劳作的工具后,在长长的雨天到戏场里分享别人的烟味和众人呼吸积聚起的温暖的时候,这浑浊的温暖是怎样抚慰了他们并不粗糙的内心。老眼昏花的乡下女人,带着新打下的板栗,家里的两斤土鸡蛋,转了两趟车才来到这个小镇,住到镇上女儿家的偏房里,就是为了看一场五女拜寿的戏。粉面凤冠的花旦从刺绣的宽袖里伸出娇憨的手势,恍惚间,贫贱的老妇人竟觉得自己就是那太师椅上的员外家的老夫人,彼时雕花的窗外正桃红柳绿,燕子低飞。

  (三)

  永乐大帝微服到扬州观灯。元宵佳节,何处不是欢乐的景象,舞龙的队伍刚过,莲花灯又在水面开放。谯楼鼓响三更,皇帝在小酒馆里喝着民间温热的米酒。忽传来白秀才夜读的书声。唤他出来,考他诗文。龙心大悦,赐他玉带锦袍。读书人三呼万岁。大团圆。红灯笼和金元宝的光芒。画白鼻子的小店老板甚至笑歪了嘴巴。白生笑了,人主圣明,从此可以高官厚禄,平步青云,他的笔下怎能不是新城市新农村,满纸国泰民安!一群所谓读书人的理想也不过是在咖啡馆的文学座谈会上高谈如何用文字去换得更多的现钱和更大的名声。即使是做枪手,写短信,写网络游戏。甚至断言中国的流行歌词要比诗歌更好。不管是八零后还是六零后,他们坐在转角咖啡馆的最后一夜,遥相呼应,而我只能虚张声势地反问:你还会坚持原来的文学理想吗?你们中还有没有一个人,在这泥沙俱下的时代,坚持文学的良心?

  (四)

  “做戏的傻子,看戏的呆子”——在会堂的门口,我又看到了棠村的那个傻子了。这么凉的天,他光脚穿着一双塑料拖鞋,裤脚卷得一高一低,奔跑着从我身边经过。“看戏哦,看戏哦!”他边跑边喊着,样子快乐极了。他好像从来都是这么快乐的。九年前我就认识他了,那时我初来小镇,坐在林业站的长椅上看报纸,忽然有一个陌生的孩子走进来叫我阿姨。孩子十一二岁,额上有明显的抬头纹,衣服有点脏脏的,脸上是怯怯的笑。我正吃着葡萄干呢,就顺手递了一把给他吃。男孩就走过来,仰视我,倒好像我是他失散已久的亲人。男人们就逗他,问那男孩我是不是他妈妈。又拿食物诱骗他,让他叫他们每一个人爸爸。他却很坚决地只叫阿姨,他对我说:“阿姨,我们一起去看戏。要做戏了,要放火炮了。”

  (未完待续)

  2006年9月14夜

  



------------------
我悄悄爱上了爱你的危险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