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蛮玉的玉器作

只有旧字让我们相识

 
 
 

日志

 
 

一个叫雷的人  

2006-08-28 22:26:49|  分类: 私酒坊: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叫雷的人

 

(一)

那时我拥有金黄的柔软的发辫。我的长发披垂,满月的光辉洒满我的额头。记忆越过栅栏。我坐在高高的围墙上,只需小小的勇气,就可以纵身跃下。往里看,比攀爬上来时要高一些。墙外是一条路,通往太庙山的后门。骑墙而坐,有一些犹豫和慌张。大学校园里的红男绿女们走过一拔又一拔,这是一条最近的路。网球场,老教授每天下午都来,他的皮肤白晰,老得恰到好处,一招一式,比年轻人更为迷人。球场边上的紫楠树正是花期,雨季刚刚结束,初夏的空气里到处是表情低调的紫楠花浓郁得让人犯罪的气息。从彼处风景回来,我正热衷于做一个飞檐走壁的英雄。

(二)

上坡,上坡。我跳上穿行城市的小火车去城的另一边找你。火车有长长的瘦瘦的身子。我站在某一扇绿漆的窗前,注视灯火点点的夜城。从江南到江北,火车穿行三座大桥,又在一座巨型建筑的内部奔突。是废墟一样的大建筑,四处是摇摇欲坠的砖和裸露的钢筋骨骼。灰色。平时见惯的广告牌居然一无所见。懒洋洋的售票阿姨用拖长的声调问我:“怎么还不下车呢?你在车上来回都两次了……”是吗?那我就下车吧。电梯里挤满了人,台阶上放着一盆盆饭菜,我不知将脚放在哪里是妥当的。我忘了你长什么样子,为什么要找你。

(三)

去考试。然而我丢失了课本。是数学考试,要用十年前的旧课本。我无处寻找,却不是真心地着急。我看见了雷就站在土坡上,闲散满足的样子。那低矮的房子是他的新家吗?那时我正坐在敞篷的货车里往北。这里已经是很北的北方了。记得当年雷曾经说过要远离多雨的南方,要请我到他北方的家里喝枣花蜜和高粱酒。我拼命向他挥手。大块的天空贴着地面生长,深蓝的天空,星星是大朵的金黄的南瓜花的模样。我想摘一朵星星扔给他,作为我经过此地的纪念。雷好像看见了我。高度的高粱酒在土黄的大地上蚀出一道浅浅的河。这样清的小河在北方一定不会有。我看着这个早已陌生的男子,仿佛有存贮多年的泪水涌动。越野汽车扬起的风尘很快就模糊了他的身影。却仍然听得见自己的呼喊。

(四)

胡杨林的天空。在一场战争里,非洲土偶模样的一排矮壮的人,整齐地挥动手臂。在屋顶那么高的角度,长长的斜坡。我目睹他们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把身体无限拉长。投掷木箭的敌人,发出夜间昆虫的低频声音。我目睹这场战争引起的舞蹈和火光。他们专心于自己的游戏,仿佛我是隐身的。

(五)

我的母亲精通巫术,知道了这些我一点也不奇怪。一个盲人阔步走过来,他的脚看上去略略残疾。扯开他脚底的包布,看到血痂结满,腐烂已经深入骨头。但他的脚板仍然挺直,脸上看不到一丝痛苦。母亲念念有辞,说出他的前生来世。说他有帝王之相,所以被毁容。说他有穷人之难,沦落人间必得靠众人相助。但他注定孤独,离乡之命终生不愈。盲人竹杆朝南,指向一个隐藏在小胡同里的厨房。他说:“我饿了,这里有刚刚出炉的豆浆。”

(六)

那时我有金黄的纷披的柔发。雷站在他的土坡上,手中拿着一张兽皮。他在上面画满奇怪的符号。我坐的敞篷车从他身边呼啸而过,据说他的脚就是这样被一阵呼喊辗伤的。我敢保证,那是一个我一生中只看到过一眼的男人。但他的内心却从此空出一个碗大的疤痕。虫声唧唧,把树枝摇晃。长途困倦,我转个身子就睡着了。在绿漆的窗外,初秋的月亮正缓缓转向它的反面。

 

2006828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