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蛮玉的玉器作

只有旧字让我们相识

 
 
 

日志

 
 

戏场  

2006-04-26 09:10:56|  分类: 后花园: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戏场


(一)
在十七排,油漆脱落的长木椅
中间的位置,我坐下
左边是一个大眼睛的男孩,六岁,在他祖母的膝上
他来自贵州的妈妈抛下他已经两年(和别的男人跑了)
我的右边,一个头发花白的村庄保洁员,把手中的零食
整袋递给我:地摊上买来的散装瓜子、花生,自家山上种的桔子

穹形的屋顶,锣鼓丝竹声声,穿过台侧的漏洞
这长夜密集的雨线因之而倾斜
晶莹颤动的,是下山小尼姑头上闪亮的珠花
“春天啊,雨落下来,变成了青的叶子红的花儿
多彩的阡陌纷飞的蝴蝶,过了这小石桥
就看见郎君的白龙马,唱着恋歌的黄莺儿……”

(二)
驼背的小个子男人奋力挤过人群
事实上人们只看清黑板上的预告:
“正月二十五,日场:凤凰图”
板又一次高起来,停住,左右晃动
这个水果店唯一的继承人,再次把台上嬉戏的顽童
赶鸭子一样轰散,他弱智的大脑袋

大红的帷幕,被一个莽撞的羊角辫拉开
布景:一条古代的街市,当铺、酒家、客栈、茶楼
高高的城墙上飘拂刺绣的旗帜。“主公、主公”
将入曹营的徐庶再次回头:
“快去山中寻访孔明。在此乱世
只有谋士,只能是谋士。”
(三)
他最近迷上了藏传佛教,在我身边
一张兵马俑将军的脸。他眯起活佛的细长眼睛
浅茶色线帽,遮住了多余的声波
他一下子把左手变热,一下子把右手变热
两手的温差保持均匀的七度
“布衣的历史不过是这些家常旧事。”

像是晚年重新回来的牙齿,面如核桃的老太太
咂着一粒粒话梅,她把核一一吐在手帕里面
她身边的老头子,双手紧握黑伞的木柄
戏未开场,他凑过来,看着我看的书
一本探险的书:虫子、鸟、星辰和微风中的树
他说:“我一个字也不认识,这本书是讲怎么治虫的吧。”

(四)
我的朋友把自己取名为“云”
他有一个教钢琴的姐姐,一个编织手袋和拖鞋的妈妈
一个送煤饼为生却精通所有民乐器的爸爸
多少年了,他骑着单车到溪对岸的小学教书
在春天,带着一群孩子自己做风筝,和天上的云朵赛跑
正是他的叔叔,招兵买马,组建了这个“八婺婺剧团”

多么小的小镇,去年,整整一个夏天
学戏的人们天天在会堂里排练
赤膊的武生满面汗珠,会堂如小镇一颗宛转的心脏
四邻八村的人都来了
住在老街木雕老屋的一个文学老人
向我指点:板胡、椰子胡、扬琴、凤凰琴……

 


2006年2月23日 微雨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