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蛮玉的玉器作

只有旧字让我们相识

 
 
 

日志

 
 

谁在黄金海岸  

2006-04-25 16:55:20|  分类: 玉器作: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在黄金海岸

  此生,有些地方是回不去的,老唱片缓缓转动,十年不变的声音,十年不变的,同样的芳草又绿了田野,纵伸出双手也不能环抱的大树又换上了新鲜半透明的叶子,苕溪水依然日夜不息地在那个小城的边缘流失。时间这把弯刀,便轻轻叩击,怕就有一场错乱了季节的雪,飘然落下:是白碧桃的重瓣,是月光的微凉,是青山湖的点点微波,是池杉林的午梦,是那一泓细泉,山鸟嘤嘤,我们在春天相逢,离别。

  十年前,大学校园里,虹无疑是我最亲密的女友,三年的上下铺,也算是同床之缘。虹是个美人,学画,一头柔软的长发,爱草木,爱穿黑衣服。虹的天份蛮高,文学和音乐的悟性都相当好,画画水平在她班里大约只是中等,因为美人通常都是懒的。1996年的春天,寝室里的单放机每天翻来覆去地播放陈慧娴的歌曲,温柔的感伤弥漫在202小小的空间。

  在虹接二连三的恋爱事件中,我一如既往地陪着她去赴约,,虹的高傲不知道伤了多少浪漫男孩的心。因为我们同出同入,男孩们几乎要把我当成传递情话的内线,而我的任务是保护虹不受或者少受伤害。那时的我跟现在一样高大但比现在幼稚些,三年了,一直唤比我娇小并比我小一岁的虹为姐姐。因为虹的发明,全班甚至另外班的男生们都跟着叫我小妹。

  周末我大多是在图书馆里度过的,因为笨,只会跳最简单的舞,并且踩不准拍子。乡下来的女孩,没有好的衣服也不太会说话。任性的女孩,在不能与人言说的一场错爱里,狂热地爱上了诗歌。一本又一本粗糙的诗歌手写本,厚厚的日记。总是在香樟树林的石板路上徘徊的薄暮,虹走过来,带我到校外常去的小店,要一碗青菜肉丝米线,一人一半,热乎乎地吃下。于是又快乐起来,说好周末一起去打网球。

  曾有过一个男生,在三楼和二楼之间,在下雨的廊上将我拦住,向我倾诉对虹的相思,他的苦闷在暗淡的下午将我感染,没完没了的雨滴滴在积水上,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一个永远闭着的窗,窗里是温暖的鹅黄灯光。看见,却不能触摸。他说,陪我去打球吧。多大的雨啊,我就陪着他到空无一人的操场上传球灌篮,他哭了,我们的浑身湿透。他的腕上是自己用小刀刻下的虹的名字。后来,我陪着虹在后园的林子里烧了一大堆的情书信物,并且埋下一只捡来的小鸟。

  毕业那天,凌晨五点,细雨中,学校广播里播起《梁祝》,只有虹和班长为我送别。无限伤感中,我居然坐错了车子。班长是我的班长,爱书法,乒乓球打得极好。就是相貌平平。后来在他的一封来信中,我居然又知道了班长珍藏多年的秘密:看来美就是人人欣赏的。

  虹毕业后曾来我居住的小镇一次,带着她当体育老师的高大男友。白沙溪里,她幸福地要男友背着她走过古堰,夕光中笑语喧哗。前些年也曾通信,终是淡了。直到我出了诗集,给她寄去,仍是渺无回音。传说中,她的生活颇有波折,或者她搬家了?想起在她那个城市的海边,我们曾经赤足在沙滩上疯跑,拾过一些带孔的小贝壳。但多次搬家,早已丢失大半。多年以后,仍能想起那海水是浑黄的,并不似传说中的蔚蓝。而我们年轻的脸庞很快就被海风吹得有些黑了。

  2006年3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