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蛮玉的玉器作

只有旧字让我们相识

 
 
 

日志

 
 

掌间的秋色  

2006-04-25 16:47:41|  分类: 玉器作: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掌 间 的 秋 色 



秋风骑着快马来叩草木的窗了。温暖的深秋,阳光细心地把暖色涂抹在叶子的唇上。这么多的叶子一起唱起歌来了。这是一曲告别的歌。夕阳一轮一轮从山岗上滑落下去,日子的车轴吱吱地转动着。很快,我们就要站在那光光的冬季里耸立枝干,很快,就有一枚剪贴画一样的弯月,孤独地泊在平淡的树梢。

风吹过辽阔的田野。谷子和豆荚都是圆鼓鼓的。修长的禾叶和宽宽的豆叶似镀了一层薄薄的金子。人们要眯着眼睛才能看清这金子的成色。我看见农人们在挥镰收割,打稻机"达达"地响着。土地自有和它相匹配的耕者,这些见惯了的农民们有着相似的憨厚的面孔,衣服也大多是老式而且陈旧的,头发上粘着谷壳和草屑。几天过后,地里就显得空旷了,只有一些新堆的稻草垛东一个西一个地坐在稻茬中间,早早褪尽了原先的黄金色泽。一些收割后又烧过的田块里,稻茬也被烧去了,地里是一带带乌黑的火迹。只有一些麻雀懒洋洋地,在田垅里搜寻未收净的粮食。

野地里的树木更有一种类似自燃的悲壮之气。村口的檫树,叶子皆是火焰状的。还记得早春时这初生的叶子尚带着羞涩的婴红,而现在,这些历了春风夏雨的叶子们,着实是些行将出征的烈性汉子了。风吹过树身,一朵朵小火焰都在激动。高大笔直的乔木,似乡下的父亲,捧出一缸珍藏多年的女儿红,高举着,端详着,独自喝着,醉了......老了。等到酒醒,短短一周后,这树上的叶子都变成了深褐,枯败的颜色。然而它暂是不落的。让人经过时总是要痛心,这早衰而沉默的亲人的表情。

乌桕树就站在回家的路上,在接近干涸的溪边,渠道边。在平时,这树实在是太常见而显得朴素无奇了。然而在本季,它无疑是极有风韵的新嫁娘了。这满树的飞霞从何而来?心形的叶子,从桔色到酒红,光斑一样挂满它的全身。它的树姿是清瘦、曲折有致的。更有一些雪白的骨质的种子,小星星一样点缀枝头。这些种子就是在冬天也不落的,所以在冬树里面乌桕树也算得上令人心怡。在国画里也常常看到它,它似乎总是和山野和隐居联系在一起的。谁又知道这盛装的女子,为什么要嫁给秋风呢?真是说不尽的乡村的喜气和感伤。我拾了一些乌桕叶,用棉线束了,装点我的黑色背包。村子里的狗发狂一样地追着我的单车跑。为什么不认识我了呢?我原先也是村子里的人啊。

栾树和野栀子都黄了小灯笼一样的果子,不同的是一个那么高,一个这般低。但它们的光亮几乎是一样的。在南方的红岩石上,更红的是盐肤木等小灌木的合唱。在河滩里,那些低矮的野草都齐刷刷地染了甘蔗红。芦苇高擎着咖啡色的棒棒糖。银杏树扇起了小小的扇子,便有枫香树张开温暖的手掌接住。山楂果也熟了、金樱子也甜了,山上的草木仿佛只是一声呐喊,就这样奢华了,泼彩了,艳遇了。

村子里的公鸡拖腔拖调地拖长了下午的时光。我依然乐意做一个在阳光下数叶子的人。我的手心里放着一座空山。这山里的叶子红了,这山里的叶子还没有落下。我在这山里造一个小小的亭子。我在亭子里放一只眼蝶,它的底色是蓝的。它的翅膀上画着我的眼睛。它就要起飞了。在河那边,有今年最后一批的芒草花,正抽出水红色的花序。这花儿是多么柔软,它能顺着秋风的方向,摇动自己高远的天空。这只眼蝶在一棵树上停了很久。我已经不能描摹它的样子。因为注视的缘故,我的心中已贮藏了足够的温暖。


2003.10.31 暮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